忆如花开朝落

幸せなんて
小さなスプーンで掬えるくらいで 充分なんだ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5

*剧情进展慢

*有些话说在前面。叶修是脸T,但我不以为这种情况下仍然脸T

*换句话说,该脸T的时候一定会,但不是现在

*哥不是叶修原作称呼。虫爹没有打这个标签。


  我并不了解他,这是一夜未眠的思考结果。我只得出这么一丁点,看起来有些可怜的答案。六个小时的沉淀,我发觉我所堆积的问题有那么一点多。但也只是稍稍超出了我所接受的范围。相比于刚刚听到噩耗(对我来说是的)时失控的我,现在的我要冷静得多,并且有足够的承受力变得坦然。

  说实话,在两个小时前,我仍然沉浸在悲痛和内疚中无法自拔。就像我先前提到的:有一件始终会控制我的事实——关...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4

*回忆杀

*时间设定:叶修在嘉世的最后一个夏天。

*第一人称注意(ooc不可避免)

*微伞修(可忽略不计)


  三年前夏休期的深夜韩文清在Q上敲我,以他的作息来看已经是比较晚了。他问我在吗,我说在。那时我刚组了一个小队急着下副本匆匆回完就进游戏了。我有些奇怪,他在深夜敲我窗本身就很奇怪,然后他居然对我打了声招呼。

  下副本的时候我的注意力就不在副本上了。我时不时瞄几眼对话框,直到我下完副本对话框也没有在意料之中闪烁。既然这样我干脆退了游戏,交待了一下公会就下线了。

  “还在?”我敲老韩的窗。...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3

*过度章会有些短

*叶修第一人称(重要的事说三遍)

*大量独白戏ooc无法避免

*请自行避雷

*标注*号的部分后面会有解释

  我逃避了,我无法用任何一种逻辑来解释这个举动,把它赋予成合理的,合适的,或是有充足考虑的。我真的无法在那样的状况下与他进行交谈。我确信,不管他再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再听进一字一句。所以我逃避了,准确来说是又一次。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韩文清给了我三年用来接受这个事情,时间够长了,我知道。我可以做足准备去迎接这个事情,可当它终究发生的时候,我发现以前所有的准备仅仅是空想带来的一丝安慰。这不能支撑什么,我还是被无尽的悲伤拍进了深渊,再一次。...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2

*脑洞大于天ooc请自行避雷                

*私设严重

*叶修第一人称(重要的事说三遍)

*时间为叶修担任领队,国家队仍在集训时。

  老韩为我点了一杯几乎没有什么度数的啤酒,自己却点了一杯鸡尾酒。我不认为我所认识的韩文清需要我来提醒他职业选手过度饮酒的坏处。可见他刚才根本没有认真思考我说的话。我确实看不下去了,再次提醒他哥可是一杯倒的,而你,韩文清,酒品跟哥比也就是一般。如果我们两个全部一...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1

*两个大男人的故事哎呦喂

*脑洞大于天ooc请自行避雷                

*私设严重

*叶修第一人称(重要的事说三遍)

*时间为叶修担任领队,国家队仍在集训时。


  有关叶修的消息韩文清已经是见怪不怪,而对于电子竞技周报一贯造势的手法他也早已烂熟于心。不过,对于十年荣耀的韩文清——也许还有十年,对真相的忠诚度还没有到不读电子竞技周报的时候。当他翻开报纸的一瞬,多年游戏培养的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