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如花开朝落

幸せなんて
小さなスプーンで掬えるくらいで 充分なんだ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4

*回忆杀

*时间设定:叶修在嘉世的最后一个夏天。

*第一人称注意(ooc不可避免)

*微伞修(可忽略不计)

 

  三年前夏休期的深夜韩文清在Q上敲我,以他的作息来看已经是比较晚了。他问我在吗,我说在。那时我刚组了一个小队急着下副本匆匆回完就进游戏了。我有些奇怪,他在深夜敲我窗本身就很奇怪,然后他居然对我打了声招呼。

  下副本的时候我的注意力就不在副本上了。我时不时瞄几眼对话框,直到我下完副本对话框也没有在意料之中闪烁。既然这样我干脆退了游戏,交待了一下公会就下线了。

  “还在?”我敲老韩的窗。

  “在。”

  “那为什么不回话?”

  “叶修,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他回答,之后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很多的情况下他很暴躁,对待团队的失误几乎是劈头盖脸的独角戏。但没有人知道的是在他训练结束后自己做一些针对性单独训练中,一旦训练完成度没有达到预期,他就会紧握拳头咬紧牙关开始思考,在头脑中一遍一遍回想自己的每一步走位,强迫自己完成那些非人的训练。这是我所认识的老韩,他只是在用一种严厉的手法逼迫队员成长。而对自己,几乎就是没有动容的苛责,或者说是完全的残忍。

  这样的残忍使他只能一往如前,不断前进。他不会后退,永远不会。即使是手速下降这样的难题也不能阻止他。有时候站在我的立场上并不能完全明白他的所作所为,我只是从直觉上,也许还有那么一点聊天的印象中发觉他是一个很自尊心很高的人。所以——像今天这样的沉默,我觉得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我绞尽脑汁也不能想到究竟是什么样的难题难倒了我们的老韩同志。

  我看见我与老韩的对话框长久显示的“正在输入”终于不见,蓝色的显示条变为橙色后迅速闪了几下。

  我深吸一口气,点开了对话框。

  “我的父亲在二十五岁时患上了早发型阿兹海默氏症。我已经二十七了,因此医生建议我尽早做准备。”

  早发型阿兹海默氏症。我的脑袋有一瞬间的当机。

  我点开了一页搜索,从蓝色的标题开始一行一行。我先是感觉到一股溺水的压抑,接着是被凶猛的海浪瞬间压翻沉入水底的绝望。我试图打出一些字,什么字都好。可我的手指却止不住地颤抖。我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慌张,不知所措。“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这样做,我机械般的重复着,就像我的面无表情一般,我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我下意识地点一根烟,却只能由得它掉落。隐隐约约,我甚至听到韩文清沉厚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叫我的名字。我想起在每个噩梦的晚上躺在血泊中的苏沐秋也是这样,一遍一遍的说“叶修。”

  我下意识的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哪里都好,我需要冷静。站起身,我尝试着站稳,尝试着走向不远的窗户,而这便几乎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夏天的H市的夜晚偶尔会有凉风吹进,我又点了一根烟,在烟头的忽明忽暗中,一夜未眠。 

  我有一瞬间的错觉,或许我根本不了解他。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