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如花开朝落

幸せなんて
小さなスプーンで掬えるくらいで 充分なんだ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3

*过度章会有些短

*叶修第一人称(重要的事说三遍)

*大量独白戏ooc无法避免

*请自行避雷

*标注*号的部分后面会有解释

  我逃避了,我无法用任何一种逻辑来解释这个举动,把它赋予成合理的,合适的,或是有充足考虑的。我真的无法在那样的状况下与他进行交谈。我确信,不管他再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再听进一字一句。所以我逃避了,准确来说是又一次。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韩文清给了我三年用来接受这个事情,时间够长了,我知道。我可以做足准备去迎接这个事情,可当它终究发生的时候,我发现以前所有的准备仅仅是空想带来的一丝安慰。这不能支撑什么,我还是被无尽的悲伤拍进了深渊,再一次。

  我曾经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韩文清不会死,他只是会忘记,他仍然会好好的活着,一切都会好的。我像是走进了死胡同,即使这样的安慰也仍然无法填满我内心的空洞。我想是因为那件事情,因为那件我永远都无法忘怀的事情导致我如此失控。苏沐秋,我曾经最好的朋友,在七年前的夏天出了车祸死了。我没能赶上他最后的时刻,而当我面对将要拔管的他时,除了悲伤悔恨,就只剩下深深的无力——在不可更改的命运面前的懦弱。我可以精通荣耀的全职业,却无法阻止苏沐秋的死亡。同样,我也没有办法阻止韩文清的失忆。我厌恶这样的自己。

  那天我喝醉酒后醒来时是在酒吧附近的一个宾馆。我没有睡很久,准确来讲只有六个小时。我看见老韩背对着我睡在旁边的床上。我不知道他是否醒着,我甚至没有思考身体就已经做出来反应。

  长时间的压抑带来的是不可抑制的愤怒*,我几乎是满脸怒容冲出来的,我迫切到没有拿任何一件衣服,我只是想尽快离开那个地方。我从一开始的狂奔到后来的疾走到最后,我甚至感觉不到我在走路。我感到很疲惫,除了疲惫就是刺骨的寒冷。我一下地跌坐在路边昏暗的黄色灯光下,下意识把手揣进裤兜。

  真倒霉,我居然忘带烟了。

  秋天的夜晚并不算很冷,只是我常年生活在南方的H市,有些不太习惯B市。另外,我走的过于匆忙,现在身上只有一件短袖和外出穿的长裤*。不过这样也好,我总算能依靠着寒冷的刺激去整理自己的感情。我不可能一直躲下去。从三年前那件事后他也在尽量避免和我接触,只是到了他要必须走的时候,才来和我打个招呼。

  三年前,三年前。我把头埋在手肘之间,那些历历在目的回忆深深刺痛了我的神经。

 

==============================================

*这个之后的感情戏会交待。

*叶修和韩文清住的宾馆,叶修没有睡衣。韩文清总不能扒了他吧……(羞耻play)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