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如花开朝落

幸せなんて
小さなスプーンで掬えるくらいで 充分なんだ

A little story 【韩叶/Reboot paro】Part.2

*脑洞大于天ooc请自行避雷                

*私设严重

*叶修第一人称(重要的事说三遍)

*时间为叶修担任领队,国家队仍在集训时。

  老韩为我点了一杯几乎没有什么度数的啤酒,自己却点了一杯鸡尾酒。我不认为我所认识的韩文清需要我来提醒他职业选手过度饮酒的坏处。可见他刚才根本没有认真思考我说的话。我确实看不下去了,再次提醒他哥可是一杯倒的,而你,韩文清,酒品跟哥比也就是一般。如果我们两个全部一杯倒的话下场估计不会很好看。他的嘴角撇到了一个同样不怎么好看的角度。四个修长的手指不停地敲着桌子。

  “只喝一点”他说,“喝到忘掉一些事情。”

  我闭嘴了。 

  当然,我闭嘴不代表我不打算阻止他。我只是在为长期抗战做准备。我记忆中的韩文清这个样子并不多见。大多数情况下,他是认真严肃的,不带多余感情的。除了嘉世三连冠后,他第一次找我喝酒时也是一声不吭,手指不住地敲着吧台桌面。不幸的是后来的事情我不记得了。因为第一口下去我就不省人事了,妈的,当年谁给哥点的白兰地,也太不厚道了。所以从那之后老韩就再也没找我喝过酒,因为他也吓得不轻。

  “不尝一口吗。”他突然说话了。

  “这么多年了,我再不能喝,也不至于没有尝过区区一杯啤酒啊。”

  “呵……”

  一定是张佳乐干的好事,以前的老韩绝对不屑于嘲讽他人。

  看了一眼吧台对面的表,从我们进来算起仅过了一刻钟。我迅速认识到这之后的时间会有多难熬。注意力涣散后再集中是一件不怎么容易的事情。过于紧张的领队工作果然还是有些吃不消,我想。可是我还不能张口,起码我觉得时机未到。可以料想,接下来的二十分钟我们俩将在沉默中分分钟度过。而韩文清的忍耐极限,在我看来,至今为止我还没有见过。不同于竞技场上拳法家的毫不畏惧勇往直前,生活中的他无论对待后辈还是团队都有十足的耐心,只是方法有些过于粗暴。可他在努力转变,应该不只是我看出来了。

  “过不了多久我也会退役。他突然说到。吓了我一跳的同时也打断了我的思绪。

  “啥???”我承认最近工作有点累,但我应该没有幻听。

  “霸图会一如既往。”

  “韩文清,把话说清楚!”我的脑子在高速运转,我在考虑着无数种可能性。可我想不透,我没有任何思路。就像没有蛛丝的蜘蛛。我现在唯一明白的大概是为什么他拒绝了竞技总局的邀请,大概是想把剩下的时间交给自己的队友和战队吧。

  可是不对啊。“就算退役,混个技术顾问总是没问题的吧?”

  “你状态不是还可以吗,为什么急着退役。”

  “不是这样的,叶修。”他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

  他的一只手紧攥着另一只手的手指,麦色的皮肤间能看到一道一道的沟壑。黑色的鬓角在不怎么温暖的酒吧中渗出了丝丝水珠。我大概想象得出他费了多大力气去控制自己。我看到他在颤抖,止不住地颤抖。他用他灰色的眼睛盯着我,又像是没有将目光集中在我身上。

  我们都不年轻了,老韩还要比我大两岁。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我能理解。

  “你也有服老的的一天啊。”我笑着说。

  我以为只是这样。

  老韩说,叶修,你错了。年龄不会撼动我的决心。我只是……只是会忘记所有的事情,包括荣耀。

  也包括你。

  我怔住了,一瞬间我还没有完全明白老韩的深意,或者说我拒绝明白。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而陌生,我甚至能听到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我想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一个令我恐慌不已,甚至于永远不愿记起的答案。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有些事情的影响还是没有任何程度的减轻。

“你再说一遍。”我脱口而出。

他沉默了。这就是我们之间的默契。有些话不至于说破,互相也会明白。

“有些意思。”我说,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我留意到脑袋里那些很少被关照的血管开始令人不安的跳动起来,我觉得我的头仿佛要和我的脖子分开,像气球那样飞到天花板上去。

这代表着什么呢。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想到。


评论(4)
热度(10)